<rt id="8egoe"></rt>
<acronym id="8egoe"></acronym>
<tt id="8egoe"><wbr id="8egoe"></wbr></tt>
  • <acronym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acronym>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object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object>
    <sup id="8egoe"></sup>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先秦諸子| 兩漢經學| 魏晉玄學| 隋唐儒道釋之合流| 宋明理學| 明清哲學| 相關研究| 現代人讀《四書五經》| 論壇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先秦諸子
  • 兩漢經學
  • 魏晉玄學
  • 隋唐儒道釋之合流
  • 宋明理學
  • 明清哲學
  • 相關研究
  • 現代人讀《四書五經》
  • □ 同類熱點 □
  • 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意義
  • 論莊子人生態度思想在現實生活的指導意義
  • 西方哲學史撰作中的分期與標名問題
  • 論王陽明心即理說的主要觀念
  • 何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 亞里士多德的實體論
  • 文化的功能分析
  • 中國古代的陰陽五行說
  • 淺析朱熹關于"格物致知"的學說
  • 孔、孟、荀的政治思想
  • 王陽明「四句教」析論
  • 孔子“仁”學思想的意義
  • 《孟子‧知言養氣章》的「志─心─氣」關系初探
  • 《周易》的圣人觀與儒家的內圣外王
  • 中國古代哲學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哲學 >> 相關研究
    《易經》與畢達哥拉斯數學美學比較(5)

    發布時間: 2019/7/11 0:44:31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論文聯盟
    文字 〖 〗 )
    稱。另一種情況則提供了說明,技術上需要將對稱和諧的兩部分安排得橫式多于豎式。”(注19)   
      瑪克斯·德索又說:由于“心理方面的理由。我們知道,一種視力幻覺使我們看不出垂直對稱兩部分的對等。假若我們把一條垂直的直線分成對等的兩個部分,我們一般都把上‘半部分’看得太小,因為我們過分估計了分界點以上的部分。注20)   
      弗朗茲·博厄斯在他的名著《原始藝術》中亦談過類似觀點:“對稱普遍表現為左右相對”,“有節奏的重復(按:即整齊一律)大多體現在橫帶的花紋上”。   
      瑪克斯·德索的研究和弗朗茲·博厄斯的論述使我們想到:西方人更重視整齊對稱之美,中國人更重視參差變化之美——這種審美心理差異,會不會是由于各自觀察宇宙(自然)的視角和方式不同而引起的呢?即一個是習慣于“橫”著看宇宙,一個是習慣于“豎”著看宇宙呢?——我們這里說的“橫”著看宇宙和“豎”著看宇宙,當然不是指生理上的視野的實際差異,而是說在西方人和中國人的思維中,其“宇宙視角”不同。這樣的設想由很多現象誘發并佐證:   
      首先,我們想到了西方與中國文字符碼排列的區別:西方是“橫”式的,中國是“豎”式的。這種區分由來已久,今存古希臘“邁錫尼時代線形文字B”,即是橫排的。“邁錫尼時代線形文字B”凡三排,每行中間還隔有如橫行信箋狀的很規整的“橫”線(注21)。我國最早的文字——殷墟甲骨卜辭,均是標準的豎排文字,這種區分應當說是很有深義的。語言文字作為人類智慧和思維的物化態,它不只是一種書寫符號、不只是一種人類表情達意的工具而已,它還應是人類心靈中宇宙空間“形狀”的反映。它的排列組合方式,決非偶然,這表現出宇宙空間在人的思維中的座標位置序列的不同。   
      其次,在西方人和中國人的繪畫透視上,更是直接地表現出了“橫”與“豎”的差異。宗白華先生對此作過十分精妙的比較,他指出:西方“近代繪風更由古典主義的雕刻風格進展為色彩主義的繪畫風格,雖象征了古典精神向近代精神的轉變,然而它們的宇宙觀點仍是一貫的,即‘人’與‘物’,‘心’與‘境’的對立相視”。“而這物、我對立的觀點,亦表現于西洋畫的透視法。西畫的景物與空間是畫家立在地上平視的對象”;而“中國畫的透視法是提神太虛,從世外鳥瞰的立場觀照全整的律動的大自然”。“西洋畫因系對立的平視,故多用近立方形的橫幅以幻現自近至遠的真景”。“中國畫因系鳥瞰的遠景,其仰眺俯視與物象之距離等,故多愛寫長方立軸以攬自上至下的全景”。   
      第三,在國家觀念上,西方人和中國人也表現出“橫向”與“縱向”思維的不同。古希臘羅馬人缺乏那種由古及今、從上而下的國家血緣宗親觀念,崇橫向聯合,后來終于分化為許多互相并列的小國家;而中國人則國家血緣宗親觀念特別強烈,崇縱向淵源,故能保持四千年文明史而不中斷。   
      此外,在政治觀念、倫理觀念上,西方人和中國人思維上的“橫向”與“縱向”的區別,也是很明顯的。對此論者頗多,此不贅述。   
      由此可見,西方人和中國人確實存在一個“宇宙視角”的差異問題。由于這種“宇宙視角”的差異,西方人更多地是“橫”著把握審美對象,中國人則更多地是“豎”著把握審美對象。因而——依照瑪克斯·德索的研究——西方人在審美過程中多獲得“對稱和諧”的快感,中國人在審美過程中多獲得參差變化的愉悅。久而久之,西方人則形成了對“對稱和諧”美的偏愛,而中國人則形成了對參差變化美的偏愛。畢達哥拉斯數學美學原則和《易經》數學美學原則,正是對各自民族審美思維特性的最早的數學把握。作為一種文化源頭,它們反過來又潛在地作用于各自民族的審美心理傾向及藝術趣味,從而使西方文藝和中國文藝呈現出不同的數學美學特征與藝術精神。
    編輯:秋痕

    《易經》與畢達哥拉斯數學美學比較(4)
    《易經》與畢達哥拉斯數學美學比較(6)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大发pk10平台大发pk10主页大发pk10网站大发pk10官网大发pk10娱乐 黄山 | 甘南 | 运城 | 通辽 | 库尔勒 | 吕梁 | 扬中 | 雄安新区 | 泰州 | 盘锦 | 随州 | 三明 | 喀什 | 公主岭 | 和田 | 长葛 | 琼中 | 昆山 | 廊坊 | 朝阳 | 承德 | 遵义 | 昭通 | 东阳 | 漳州 | 莱芜 | 菏泽 | 钦州 | 神农架 | 巴音郭楞 | 南安 | 益阳 | 汉中 | 汉川 | 东阳 | 巢湖 | 漯河 | 兴化 | 自贡 | 乐山 | 晋江 | 昌吉 | 涿州 | 伊春 | 六安 | 包头 | 天水 | 建湖 | 海南海口 | 博尔塔拉 | 牡丹江 | 章丘 | 海东 | 丹东 | 包头 | 灌南 | 巴彦淖尔市 | 博尔塔拉 | 杞县 | 德宏 | 河源 | 延安 | 顺德 | 湘潭 | 东阳 | 如皋 | 昭通 | 吴忠 | 无锡 | 鄂尔多斯 | 乌海 | 内江 | 雅安 | 邢台 | 河南郑州 | 海门 | 山南 | 伊犁 | 通辽 | 临汾 | 宜宾 | 万宁 | 溧阳 | 三亚 | 泰州 | 平潭 | 淮北 | 和县 | 白沙 | 濮阳 | 荆门 | 宜都 | 江西南昌 | 永州 | 定州 | 海西 | 潜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