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8egoe"></rt>
<acronym id="8egoe"></acronym>
<tt id="8egoe"><wbr id="8egoe"></wbr></tt>
  • <acronym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acronym>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object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object>
    <sup id="8egoe"></sup>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先秦| 秦漢| 魏晉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遼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當代| 評論|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綜合評論
  • 論著評論
  • □ 同類熱點 □
  •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2)
  • 《戰爭與和平》與《紅樓夢》比較談片
  • 歷史小說《張居正》讀后感
  • 鄧紅梅著《女性詞史》
  • 評錢基博《現代中國文學史》
  • 談談余光中的詩
  • 淺談《圍城》方鴻漸的愛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動機
  • 《蘇軾詩詞藝術論》簡評
  • 王維詩歌的獨特解讀—讀王志清《縱橫論王維》
  • 笙歌散盡游人去(1)
  • 《資治通鑒》里的權謀智慧
  • 簡評《李杜詩學》
  • 為六朝詩一辯
  • 金庸小說愛情主題的文化解讀(一)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文學 >> 文學評論 >> 論著評論
    《活著》的敘事美學追求(1)

    發布時間: 2016/11/24 0:24:23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論文聯盟
    文字 〖 〗 )
    《活著》是余華的第二部長篇小說。《活著》及后來的長篇小說《許三觀賣血記》,應該是余華長篇小說的巔峰之作,作者的創作技法和筆法的業已成功轉型,風格由之前的那種暴力、血腥和冷酷,逐漸轉向相對平和、陽光和和藹,表現在技法上嫻熟穩重,筆法則時而細膩,時而粗野,可謂既沉浸著文人的吟誦,又時時飄蕩著山歌的回響,讓讀者不自覺地沉浸其中。同時,在美學的追求方面,作者也可謂獨樹一幟。作者站在“民間”立場上,對人生的苦難進行精準的刻畫,寫出民間意識觀照下小人物的“個體奮斗史”,使得熱烈充沛人性在反抗苦難的過程中,得以充分展現。作者炙熱的感情在客觀冷處理的外觀下,化作對人物的濃濃的悲憫關懷。在小說里,始終充滿著農村的淳樸而又原始剛勁的生命力的氣息,而這種氣息在余華的筆下,醞釀得如此醇厚,使人打開卷本,便覺其毫無顧忌地撲面而來,催人踏上那“溫暖而百感交集的旅程”,尋找作者對人性和生存的永恒主題不懈的探索與思考所展現的溫情與關懷的世界。因此,這兩部長篇受到世人的高度贊揚。特別是《活著》,自1992年發表以來,一直備受學界的關注而一度成為文學界的“寵兒”。無論是對其內在意蘊的解讀,還是對其敘事結構的分析等都炙手可熱,幾乎成為余華本人的代名詞。本文就是從雙重的敘事結構、獨特的情節模式、交錯的敘事時間,探析余華的《活著》的美學追求。 
      一、雙重的敘事結構 
      因為余華是著名的先鋒派小說家,所以,他的小說往往帶有很強的實驗小說的色彩,即使在“新歷史主義浪潮”的沖擊下,其作品開始由“形式”轉向“歷史”之后,也不例外,其實驗的風格依然存在。縱觀余華的作品,我們可以發現,每一部小說,作家在敘述文本時,對敘述技巧有著自覺的追求,而每一部,都有著不同的創新,借用作者自己的話說: 
      “沒有一條道路是重復的。”在《活著》中,為達到敘述真實而親切的美學效果,作家巧妙設計文本的敘述形式,追求獨特的敘事風格。為此,作家采用了雙重的敘事結構,也就是說,故事的形成有兩套形成機制,即故事里套著故事。作者從“我”的角度,講自己10年前去農村收集民間故事的所見所聞,包括一個老人“富貴”的人生故事。而富貴的人生故事是由富貴自己來講述給“我”聽的。也就是說,在小說中“我”和“富貴”,各自敘述自己所經歷的故事,在“我”的故事中,又嵌入了富貴的人生故事,這就構成了雙重敘事結構。這種敘事結構使小說本身不僅產生兩個敘事主體(采風人和富貴),還由此引入了文本敘述和故事敘述兩個敘述角度,采風人“我”對應的是文本敘述,“富貴”對應的是故事敘述。而這兩個敘述者,不論是采風人,還是富貴在講述故事的時候,都是用的“我”第一人稱。對于第一人稱的運用,作者曾自己做了解釋:“事實上作家都是跟著敘述走的,敘述時常會控制一個作家,而且作家都樂意被它控制。《活著》就是這樣,剛開始我仍然使用過去的敘述方式,那種保持即離的冷漠的敘述,結果我怎么寫都不了一層。后來,我改用第一人稱,讓人物自己出來發言,于是我突然發現自己的敘述里充滿了親切之感,這是第一人稱敘述的關鍵,我知道可以這樣寫下去了。”小說文本敘述和故事敘述的巧妙設置。使得文中出現兩個敘述時空:一是“我”的敘述文本的空間;二是富貴敘述的故事空間。“我”和“富貴”穿梭在這兩個空間,分別充當了“本我”和“他者”的角色。在本文中,筆者認為,“本我”即“我”是主人公,文本講述的是“我”的故事。“他者”即文本講述的是別人的故事,“我”在他人的故事里是個旁觀的“他者”。具體來看,在小說中,這兩個敘述者,一個是“我”——民間采風人,“我”是小說的敘述者,敘述了自己10年前去農村采集民間歌謠的所見所聞,在整部小說中,起到引領文本敘述的作用。“我”對于小說整個敘述文本來說,是第一主人公,是“本我”,即是敘述自我所見所聞,采用的是全知視角即“無聚焦”或者“零度聚焦”。但對于文本中的富貴的人生故事來說,“我”又成了“他者”,采用的是限知視角,也就是“外聚焦”——我只能看到富貴此時此地的外在形象,對于他過去經歷的故事,只能通過富貴的講述來了解。因此,“我”活動在文本空間之中,無法跳進富貴的故事空間中去,因為那是富貴的故事,沒有“我”的存在,我只是他的一個聽眾,在聽富貴講述的過程中,“我”是消解了作為文本的作者的身份,而成為文本中富貴的故事的第一聽眾(讀者)。用余華自己在《許三觀賣血記》里自序里的說法就是:“于是,作者不再是一位敘述上的侵略者,而是聆聽者,一位耐心、仔細、善解人意和感同身受的聆聽者。他努力去做,在敘述的時候,他試圖消解自己作者的身份,他覺得自己應該是一位讀者。”而且這個聆聽者(讀者),還時不時跳出來與人物展開“對話”。另一個是“富貴”——富貴,是小說里故事的講述者,講述的是自己經歷的事情,對于他自己的故事來說,他是“本我”,也就是故事的主人公。在講述故事的過程中,采用的也是全知視角,即“無聚焦”(零度聚焦)。富貴是他自己的故事敘述的推動者。但是,富貴對于小說的文本敘述來說,則成為“他者”,成為作者被敘述的故事的人,處在“被敘述”的地位,在文本的敘述中是沒有任何視角的,即沒有參與文本的直接敘述。因此,富貴活動在故事空間之中,而非小說文本空間,他無法從故事里跳出來,到文本里去說話。而且富貴在這里也具有雙重身份:對于故事來說,他向作者講述自身人生經歷的故事的時候,他是一個敘述者;對于文本來說,他是被小說敘述的故事里的主人公,但當他的故事被小說文本寫出來的時候,他就成為“被敘述者”,即普林斯所說的“受述者”。
    編輯:秋痕

    多重視角下《狼圖騰》的生態美學解析(2)
    《活著》的敘事美學追求(2)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大发pk10平台大发pk10主页大发pk10网站大发pk10官网大发pk10娱乐 象山 | 澳门澳门 | 吕梁 | 邹城 | 黑龙江哈尔滨 | 乐平 | 锡林郭勒 | 天水 | 铜川 | 河源 | 和田 | 莱芜 | 昌吉 | 姜堰 | 岳阳 | 广饶 | 汕尾 | 博尔塔拉 | 庄河 | 黄山 | 海安 | 玉林 | 那曲 | 黑龙江哈尔滨 | 济南 | 包头 | 岳阳 | 泸州 | 乐清 | 临猗 | 如皋 | 安阳 | 崇左 | 汉川 | 渭南 | 阿坝 | 黔南 | 广州 | 遂宁 | 丹东 | 石嘴山 | 酒泉 | 河池 | 无锡 | 怀化 | 如皋 | 仙桃 | 宣城 | 平顶山 | 延安 | 天门 | 乐山 | 天长 | 嘉善 | 永新 | 白山 | 内江 | 大理 | 莆田 | 象山 | 天水 | 三沙 | 山东青岛 | 潜江 | 潍坊 | 日喀则 | 忻州 | 龙岩 | 潮州 | 三明 | 湖北武汉 | 黑河 | 肥城 | 长兴 | 湖南长沙 | 台湾台湾 | 揭阳 | 通辽 | 安顺 | 阳江 | 宿州 | 果洛 | 晋江 | 云南昆明 | 克孜勒苏 | 新乡 | 乐清 | 怀化 | 无锡 | 宝鸡 | 高密 | 台湾台湾 | 宜都 | 北海 | 汕头 | 通化 | 金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