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8egoe"></rt>
<acronym id="8egoe"></acronym>
<tt id="8egoe"><wbr id="8egoe"></wbr></tt>
  • <acronym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acronym>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object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object>
    <sup id="8egoe"></sup>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教育人物| 教育思想| 學校學制| 今日教育| 教育研究| 教育相關| 論壇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教育史話
  • 教育文摘
  • 教育萬象
  • □ 同類熱點 □
  • 何謂世界一流大學?——在北京大學的演講(下)
  • 陶行知:生活即教育
  • 學習《論語》之如何學習
  • 梅貽琦:大學一解
  • 斯坦福對話北大----中西教育理念的交流和碰撞
  • 影響中國青年的100句人生名言(1)
  • 陶行知:什么是生活教育
  • 蔡元培:我的讀書經驗
  • 高考恢復以來歷年高考作文題
  • 大學以精神為最上
  • 李鎮西:把童年還給童年
  • 論大學 大學是人類之一概文明的"反應堆"
  • 陶行知:生活教育
  • 2007年江蘇省優秀高考作文選登
  • 2007年高考滿分作文:沉默的父愛(北京)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教育 >> 教育相關 >> 教育文摘
    殷鴻福院士:批判性思維要從中學抓起

    發布時間: 2019/7/3 14:39:59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中國青年報
    文字 〖 〗 )
    唐僧是信念的代表,孫悟空是力量的代表,力量沒有信念的指導就很難走到勝利的終點  

      殷鴻福院士:批判性思維要從中學抓起  

      多年后回望自己的青蔥歲月,殷鴻福院士也曾反思,“錯走了一條‘死讀書’的路”。  

      在上海著名的育才中學6年,他一心埋頭書本,兩耳不聞窗外事,被同學戲稱為“書呆子”;大學死記硬背了一肚子知識,游學歐美時,才發現原來很多奉為圭臬的學科內容早已被顛覆揚棄,恍然悔悟:“書呆子式的學習方法不管用,必須轉變。”  

      “為什么我們的諾貝爾獎得主那么少?”身處大學校園半個多世紀,見證了幾代學子的成長,這位已過耄耋之年的大學老校長憂心自己身上的遺憾依然在上演,“我們的不少學生沒有批判性思維,盲目崇拜課本權威,原始創新力被扼殺了”。  

      “書呆子”式的中學時代  

      中學時代的殷鴻福仍是現在很多讀死書學生的縮影。  

      1946年,殷鴻福考入上海育才中學。這所英國人創立的學校,當時由上海工部局直接管理,課程教學“中西并包,漢英兼采”,辦學質量聲名遠播。  

      6年的中學生活,殷鴻福總是學校和家兩點一線,除了在操場跑跑步沒什么愛好,一門心思勤學苦讀。  

      身在大都市上海,下課時間,身邊同學聊起十里洋場,他毫無興趣,總盯著自己的書本,就是交的朋友也跟自己差不多,“都是埋頭讀書的”。因此被同學們戲稱“書呆子”。  

      在全年級近百名學生中,殷鴻福的功課門門領先。但他自知“是稍微聰明,但不靈活”的那一類,“全靠投入的時間長”。  

      “書呆子”也有自己的學習秘籍——巧記筆記。  

      他養成了預習的習慣,腦中有了一定的印象,等上課老師講到相關內容時,每句話他都記下關鍵詞,下課后再趁熱打鐵,將老師講的內容全部串起來。  

      此外,他學英語擅長找規律,“學多了慢慢也能悟出一些,有的詞根相同,有的后綴相同”。在英國駐上海領事館做翻譯的父親,希望殷鴻福繼承自己的職業,教他英語,幾乎每天布置一篇英語作文。  

      中學是看閑書的年代,他讀完了中國古代四大名著,也曾看過《基督山恩仇記》,還有一些科普書。上海解放后,他也上高中了,很喜歡跑到福州路《中國青年報》發行站看書。  

      地理老師黃杰民給這“書呆子”封閉的學習生活中投進了一縷新的陽光。  

      黃老師中等個子,上課帶著一點上海腔調,知識講解之間時常穿插風俗趣聞。講到西北地區干旱少雨時,他描述得繪聲繪色:“相傳這里的人一生洗三次澡,出生、結婚、去世。”  

      有時,黃老師指著中國地圖上深深淺淺的標記,告訴他們這里埋藏著中國的礦產、那里流淌著中國最長的河。  

      同學們聽得津津有味,殷鴻福對地理也產生了一點興趣。他開始閱讀地理書籍。在殷鴻福家中,至今珍藏著一張1947~1948年版的世界地質圖。這背后,還有一段軼事。  

      初中時,有一次殷鴻福到大餅攤買早點,偶然間看到小販手上拿著一本沒有封面的《世界地圖冊》,準備裹上剛出鍋的油條大餅。他跟小販商量,將一家人的早餐都買了大餅,換來了這本圖冊。  

      沒有人會想到,當時偶然產生的一點朦朧興趣,最終卻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吃不了苦,難成大事”  

      同學們眼中的“書呆子”也有少年意氣的時候。  

      高二那年,“抗美援朝”激起了國人的滿腔熱血,擔任班級團支部委員的殷鴻福報名申請奔赴前線。然而因為未及成年需父母簽字才能生效,殷鴻福的從戎報國夢最終化作泡影。  

      到了高三,班上開始出現一些“風言風語”:“別看他們是團干部、先進分子,他們考大學還不是清華、交大的電機、機械(當時的熱門專業)!”  

      放學路上,殷鴻福和幾名班干部“立下賭約”,報志愿時偏偏不填這兩所學校,選專業也要“選一個苦的”。  

      國家百廢待興,迫切需要地質人才,殷鴻福把艱苦專業和個人興趣做了結合——選中地質礦產與勘探專業,最終以超過當年清華大學錄取分數的成績進入了彼時剛剛籌建的北京地質學院。團支書顏振民也報考了當時“冷門”的水利專業,支委趙偉民則留校做了一名輔導員。  

      當年,殷鴻福在《中國青年報》發表文章《正確選定志愿,使我學習得好》,他就報考專業現身說法:“在考慮升學志愿時,要從國家的需要出發,也要慎重考慮自己的條件,不要讓舊的思想習慣支配自己,也不要被不正確的言論所迷惑。”  

      到北京上大學后,習慣了上海百米左右就有一個車站的殷鴻福發現自己“不會走路”。到野外實習時,山剛剛爬一半他就汗流浹背、氣喘吁吁了,“根本沒辦法集中精力聽老師講解”。  

      殷鴻福下定決心,“一定要過了走路爬山這一關。”每到周末,他就去山上考察,來回往往要步行四五個小時,腳都磨出了血泡。久而久之,練出來一副鐵腳板。  

      動蕩的“文革”時期,很多人都無心學術。沒有經費,他從40元的生活費中擠出經費做科研;借了相機跑到距離學院很遠的地質部、中國科學院圖書館拍不外借的資料;苦學德語、俄語和法語,學術卡片做了幾千張,學習筆記厚厚一大摞。  

      50歲那年,殷鴻福帶病爬上海拔4000多米的岷山,下山時摔倒在亂石叢中,粉碎性骨折,膝關節五分之一的骨頭沒有了,很多人認為“殷鴻福的野外考察生涯就此終結”。  

      然而,經過醫治和鍛煉,接下來的20年,他繼續攀爬大自然的高山峽谷,也開啟了自己科研人生集中爆發的模式。  

      “大學培養了我不怕吃苦的品質”,回首過往,殷鴻福坦言苦練走路的經歷“磨練了意志,鍛煉了堅韌性”,讓自己受益一生。  

      中學時,殷鴻福最喜歡的小說人物是孫悟空。懵懂少年一度很納悶:“為什么有七十二般變化的美猴王一定要服從唐僧呢?實在看不出唐僧有什么好處。”  

      閱歷經年,殷鴻福漸漸看透了其中的人生哲理:“信念重于力量。唐僧是信念的代表,孫悟空是力量的代表,力量沒有信念的指導就很難走到‘西天’,走到勝利的終點。”  

      “批判性思維要從中學抓起”  

      中學時,殷鴻福在舊地理書上看到,我國的礦產儲量只有一個估計數字,礦產地圖上只畫著半個中國,有著無數山脈和盆地的西部半壁卻看不見,一度以為是中國礦產太少了。  

      上大學后,當他看到東北調查礦產報告,才明白“祖國的礦產原來是這樣的豐富”。  

      “書本不可全信”,他開始漸漸意識到,“知識要與實踐結合”。  

      大學里的周末,殷鴻福常常和同學結伴到西山勘察。有時,課還沒上完,他們野外的考察已經提供了答案。  

      真正給他帶來心靈震撼的,是上個世紀80年代初游學歐美時的發現,“美國教科書的內容竟然和中國完全不一樣”。  

      譬如,當時國內的生物教材上,大部分是動物、植物的內容,還停留在分類學概念。而美國的教材已經主要是“細胞、分子、DNA、遺傳”,從知識的根源開始學習起,從理解入手。“以往依靠書本死記硬背的模式都被顛覆了”。  

      “不迷信書本,不迷信權威”,慘痛的教訓讓殷鴻福走上獨立研究的道路。他的科研成名作——中國“金釘子”的確立可以為此寫下注腳。  

      地質學上用“金釘子”作為代名詞進行地質年代劃分,距今2.5億年的“金釘子”是二疊紀、三疊紀以及中生代、古生代的界線,一度成為各國地質學家研究焦點。  

      1986年,時為副教授的殷鴻福在國際學術會議上與國際二疊紀-三疊紀界線工作組主席T.Tozer當面交鋒,推翻了近百年來確定的化石標準,提出將我國浙江煤山作為全球層型剖面和點位。堅持10多年考察論證后,“金釘子”終落我國。  

      “現在高考分數高的學生很多,可有批判性思維的太少了。”多年的觀察,殷鴻福院士發現今天的中學教育依然在一個怪圈中:學生認為,老師說得都對;老師也認為,課本寫的都是標準答案。  

      在歐美課堂,他曾親眼目睹,一個學生在聽課中打斷老師,提出自己的質疑。“這在中國,學生敢嗎?不敢,那是要受批評的”。  

      “中學時代是思維養成的關鍵時期”。他認為培養批判性思維要從中學抓起,當前的教育方式讓學生知識面很廣,但不善于從根源處找到問題,也就沒有了原始的創新。中國多年來能在自然科學領域摘得諾貝爾獎桂冠的人很少,“最根本的就是批判性思維欠缺導致的原創力不夠”。  

      “現在被認為離經叛道的,不一定沒有其合理內核,就算你認為它是錯的,但是里面也可能有一部分對的,將來把有益的剝離出來,也許就顛覆了現在的觀念。”殷鴻福建議,在中學時代,老師應該多舉辦討論,讓學生能大膽地發表意見,“每個東西都啟發他想一想‘為什么這樣、是不是對、對在哪兒’,養成批判性的思維方式”。  

      他坦言,自己更看好有批判性思維的人,未來他們在事業上可能走得更遠。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雷宇 實習生 楊潔 封智涵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秋痕

    在精準算計高校志愿后 看看好爸爸梁啟超的選擇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大发pk10平台大发pk10主页大发pk10网站大发pk10官网大发pk10娱乐 乌兰察布 | 咸阳 | 无锡 | 和县 | 金昌 | 滕州 | 吉林 | 陇南 | 甘南 | 仙桃 | 武夷山 | 大丰 | 台南 | 长葛 | 崇左 | 荆州 | 广州 | 西藏拉萨 | 山南 | 昌都 | 石嘴山 | 达州 | 漳州 | 马鞍山 | 广元 | 那曲 | 新乡 | 牡丹江 | 扬中 | 沧州 | 潮州 | 盘锦 | 澳门澳门 | 新余 | 佳木斯 | 贵州贵阳 | 葫芦岛 | 乐平 | 青州 | 宜春 | 喀什 | 四川成都 | 改则 | 晋城 | 茂名 | 明港 | 定州 | 芜湖 | 义乌 | 钦州 | 百色 | 乌兰察布 | 泸州 | 揭阳 | 宁波 | 青州 | 大连 | 天水 | 徐州 | 阳泉 | 简阳 | 陕西西安 | 潍坊 | 龙岩 | 文山 | 晋城 | 福建福州 | 鄂尔多斯 | 洛阳 | 黄冈 | 昆山 | 慈溪 | 通化 | 资阳 | 寿光 | 招远 | 天水 | 文山 | 灌南 | 自贡 | 北海 | 衡阳 | 赤峰 | 涿州 | 辽源 | 库尔勒 | 四平 | 芜湖 | 天门 | 南平 | 朔州 | 三门峡 | 南平 | 改则 | 忻州 | 信阳 | 东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