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8egoe"></rt>
<acronym id="8egoe"></acronym>
<tt id="8egoe"><wbr id="8egoe"></wbr></tt>
  • <acronym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acronym>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object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object>
    <sup id="8egoe"></sup>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資訊| 漢字| 漢語| 語林| 文庫| 論壇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漢語史話
  • 漢語方言
  • 漢語探微
  • 研究時評
  • 漢語教育
  • □ 同類熱點 □
  • 歐洲忘記了漢語卻“發現”了漢字
  • 中國古代韻書綜述
  • 新加坡華語特有詞語探微
  • 現代漢語中的曰語“外來語”問題(上)
  • 二十年來臺灣社會語言學的研究
  • 臺風語詞命名的女性化現象
  • 從新詞語看語言與社會的關系
  • 用數字表示歷史事件的幾種寫法
  • 論言語意義與傳意效果
  • 古漢語副詞的來源
  • 趙翼的詩和史學(2)
  • 漢語稱謂研究十年
  • 生活·語言·形象:關于語言構建形象的再思考
  • 淺談漢語新詞語發布的詞匯學意義
  • 通假字的流傳、成語的變遷和所謂余秋雨的“誤讀”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漢語 >> 漢語 >> 研究時評
    淺談中國古典詩歌的語言特征(2)

    發布時間: 2019/7/3 0:08:48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論文聯盟
    文字 〖 〗 )
    當然,并非所有的中國古典詩都以象征性和暗喻性 語言 見長,但象征性和暗喻性語言在中國古典詩中卻是常見的現象,盡管在程度上有所不同,這種語言構成了中國古典詩的一個重要特色。黑格爾也曾提到,東方詩人愛用具體的圖像和暗喻的方式使人興起對所寫對象之外的與其本身有聯系的東西的興趣,也就是說“把人引導到另一境域,即內容本身的顯現或別的相近現象。黑格爾還以此作為詩與散文意識的區別:散文意識注重所寫對象本身的特性以及對此對象的內容及其意義的精確、鮮明和可理解性;詩則注重形象及其所引發的背后與之有關聯的領域,因此,人們可以用散文對詩做不同的解釋。散文是憑知解力表述真理;詩是用形象顯現真理。黑格爾對詩的這一特點及其與散文的區別的說明,對中國古典詩也有一定的意義,只是黑格爾從西方古典的概念 哲學 和西方古典 美學 的典型論出發,把詩所寫的東西背后的境域或真理只理解為理念、概念、典型,而中國古典詩所暗喻的未說出的領域則主要不是抽象的理念、概念,而是具體的深遠的意境。   
         
      三、畫意性語言   
         
      上面已經談到詩的語言應是表示具體事物或具體實景的形象性語言,這一點實際上已涉及畫意性語言,但單純形象還不等于就是畫意。例如,前引張九齡的《感遇》雖然用的是形象性語言,但比較缺乏畫意,而《終南別業》則是一首畫意很濃的詩。“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這四句詩,雖然是語言而非繪畫中的線條、顏色和人物姿態,但這樣的語言卻具有觸發人的想像和聯想的特點,讓鑒賞者在頭腦中產生一幅“狀溢目前”的生動畫面,“狀溢目前”在這里就是有線條、有顏色、有人物姿態之意。   
      但是,這里所講的畫意性語言,并非指單純描寫景物的詩,而是指畫意的背后還隱藏著深遠的境界。王維的《終南別業》,就既是詩中有畫,而又在畫的背后隱蔽著一種悠然、空寂的境界。陶淵明的《飲酒》:“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表面上是一首描寫田園山水的單純寫景的詩,但僅僅這樣來看待這首詩,則顯然未能真正領略其詩意。這幾句詩在描寫“人境’的現實田園景物時,卻隱蔽著語言文字所未說出的超現實的情趣和理想境界。所謂“象外之象,景外之景”應是此意。也許我還可以在此再補上一句:“畫外之畫”,或許更能直接表達我的看法。中國古典詩中有不少描寫景物、注重形似的好詩,但中國傳統美學思想或詩論卻更加崇尚畫意與深遠的境界相結合的詩,崇尚有神韻的詩,而不是崇尚單純形似的詩。   
         
      四、 音樂 性語言   
         
      語言是有聲音的,與音樂有共同之處,音樂.比起繪畫來更接近語言,因此,詩的語言之具有音樂性也比它之具有畫意要更為直接。詩的語言的畫意性在于提供空間上同時并存的事物的外在形象,使語言所未說出而又暗指的精神境界更具鮮明性,但僅僅畫意性語言還不足以表達時間上先后之承續,不足以暗指精神境界的節奏性,這就需要富有音樂性的語言。   
      人與萬物一體,息息相通,真正高遠的精神境界也必然是這息息相通的整體之顯現,它本身不但有畫意,而且有節奏,有音樂性,它是回旋蕩漾、波瀾起伏、時而高揚、時而低沉的。因此,詩的語言也必然具有這種以節奏為基礎的音樂性,從而使詩中已說出的語言能暗指未說出的深遠境界的節奏和音樂性。黑格爾也曾說過,人的內心生活是回旋往復、震顫不停的,因此,音樂適合于表現內心生活的這一特點。“通過音樂來打動的就是最深刻的主體內心生活;音樂是心情的 藝術 ,它直接針對著心情。”“音樂憑聲音的運動直接滲透到一切心靈運動的內在的發源地。所以音樂占領住意識,使意識不再和一種對象對立著。”即是說,在音樂里主客的差別消失了,達到了一種完全忘我的境地。中國古典詩所講的四言二二、五言二三、七言四三的格律以及押韻、平仄、雙聲詞、疊韻詞等等都是詩的語言音樂性的表現,而且這種音樂性都是和詩的語言所暗示的意境、內心生活相配合的。例如崔灝的《黃鶴樓》:“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詩人吊古思鄉之情悠悠久長,押十一尤的韻最為恰切,如用仄韻則顯然不妥帖。反之,岳飛的《滿江紅》:“怒發沖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這首詞用短促的入聲韻,則正好表現其悲壯忠貞之情,如用平韻則不能與這種情感相配合。又如李清照的《聲聲慢》:“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首句連疊七字,頓挫凄絕,仿佛可以聽到詩人感情波瀾起伏的心聲。若非語言的音樂性效果,何能至此?  作者:陳道清 
         
      參考文獻:   
      [1]伽達默爾:《真理與方法》第一卷,臺北1993年版.   
      [2]王力:《詩詞格律》,中華書局1962年版.   
      [3]高宣揚:《李克爾的解釋學》,臺北遠流出版公司1990年版.   
      [4]黑格爾:《美學》(第三卷),商務印書館1981年版.   
      [5]郭晉稀:《文心雕龍注譯》,甘肅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
    編輯:秋痕

    淺談中國古典詩歌的語言特征(1)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大发pk10平台大发pk10主页大发pk10网站大发pk10官网大发pk10娱乐 乌海 | 山西太原 | 吉林 | 绵阳 | 迪庆 | 白沙 | 自贡 | 海南海口 | 河池 | 宁夏银川 | 扬中 | 库尔勒 | 宁夏银川 | 丽江 | 扬中 | 池州 | 惠州 | 玉环 | 济南 | 公主岭 | 巴彦淖尔市 | 滁州 | 南京 | 连云港 | 益阳 | 海拉尔 | 瑞安 | 大理 | 宜宾 | 高密 | 济南 | 莱州 | 高密 | 荆州 | 湖北武汉 | 益阳 | 云浮 | 延安 | 泰州 | 徐州 | 七台河 | 铜陵 | 深圳 | 神木 | 简阳 | 泉州 | 鸡西 | 唐山 | 昌吉 | 馆陶 | 定西 | 昌都 | 乌海 | 阳春 | 德阳 | 和县 | 海丰 | 大庆 | 玉树 | 开封 | 丹阳 | 通辽 | 涿州 | 厦门 | 大庆 | 宝鸡 | 岳阳 | 漳州 | 黄冈 | 东阳 | 肥城 | 普洱 | 石嘴山 | 海西 | 晋中 | 台南 | 衢州 | 石河子 | 日喀则 | 白沙 | 荆门 | 宁波 | 廊坊 | 通辽 | 温州 | 商洛 | 海南海口 | 绍兴 | 运城 | 青州 | 随州 | 雅安 | 仁寿 | 焦作 | 鄂尔多斯 | 长兴 | 迁安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