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8egoe"></rt>
<acronym id="8egoe"></acronym>
<tt id="8egoe"><wbr id="8egoe"></wbr></tt>
  • <acronym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acronym>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object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object>
    <sup id="8egoe"></sup>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
        國學首頁|國學私塾 |資訊| 漢字| 漢語| 語林| 文庫| 論壇
    □ 站內搜索 □
    請輸入查詢的字符串:
    標題查詢 內容查詢
    □ 同類目錄 □
  • 資訊
  • 漢字
  • 漢語
  • 語林
  • 文庫
  • □ 同類熱點 □
  • 孔子學院總部在北京正式成立
  • 《漢語九百句》來得很及時
  • 全球中文教師缺口大 教老外漢語成時髦職業
  • 海外孔子學院怎樣上課?
  • 全球化的漢語學習可能是“身不由己”?
  • 英語讀音竟用漢字標注
  • 韓國用四字成語總結2006年
  • 《中國語言文字大詞典》將在內地香港同步出版
  • 提高漢語水平柬埔寨端華學校舉行查字典比賽
  • 非洲興起“漢語熱”北京峰會后發展前景更喜人
  • 應對漢語熱潮 美國福遍學區擬改進中文教學
  • 美國亞洲研究協會舉行“中文教學講座”
  • 中國辭書的“強國夢”還有多遠
  • 閱讀世界名著可以從小學開始
  • 新加坡推廣中文有新招:看時事漫畫學習華語
  • 當前類別:首頁 >> 新版國學 >> 漢語 >> 資訊
    歐洲漢學:探尋中國發展的歷史和文化因素

    發布時間: 2019/5/31 0:15:21 被閱覽數: 次 來源: 人民日報
    文字 〖 〗 )
    歐洲漢學:探尋中國發展的歷史和文化因素(國際視野)
      漢學研究在歐洲有著深厚的土壤,如今正呈現出新的氣象。歐洲漢學家通過研究和翻譯中國經典作品,探尋中國發展的歷史和文化因素,促進東西方文明交流互鑒。
      “我看到了中國詩歌不可思議的發展活力”
      ——訪荷蘭萊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馮·柯雷
      本報赴荷蘭特派記者 鄭 彬
      “我看到了中國詩歌不可思議的發展活力,它的人物、事件和話題,都表現出一種繁榮、豐富的狀態。我還注意到,近幾年來,中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重新關注詩歌。”馮·柯雷教授對本報記者說。
      柯雷教授在荷蘭萊頓大學人文學院地區研究系中國研究專業任教,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國當代詩歌以及文化社會學、文化翻譯等領域。從《詩經》到現代詩,他都非常熟悉。
      1986年,柯雷參加了一個中荷之間的交換生項目,在北京大學進修一年。“要學習和了解中國詩歌,只有一個愉快的辦法,就是在中國尋找關于詩歌的話語,探尋詩歌背后生動的人和故事。”柯雷坦言。
      “上世紀80年代,中國當代詩歌發展迅速,新的詩人、新的體例層出不窮。當今中國,從出版到研究,從校園到社會,從媒體到大眾,都能找到詩歌的位置。中國的青少年正通過各種方式和渠道重拾對詩歌的興趣,這對中國詩歌文化的傳承來說至關重要。”
      在柯雷看來,無論是早期的《詩經》、漢樂府詩,還是后來的唐詩宋詞,都在世界文學史上達到了難以企及的高點。“一流作品經得起時間的考驗,你會希望不斷重讀它們。它不僅為中國詩歌建立起一個體系和標準,更將詩的基因種植在中國文化的最深處,使詩歌成為中國文化的重要符號。”他認為,中國古典詩歌為世界詩歌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如果你熟悉英美早期的現代主義意象派詩歌,了解埃茲拉·龐德等歐美詩人的作品,就能看到,其中借鑒了中國古典詩歌用意象來傳達詩意的方式。”
      柯雷認為,從文本角度看,中國古典詩歌與現當代詩歌表現形式不同,但從詩歌的話語和意境上能看到兩者之間的傳承關系,“一些當代詩歌是古典詩歌精神在當下的回響”。柯雷說,在繼承的同時,中國當代詩歌更多融入對人性的深刻解讀與思考,在精神層面擴展了詩歌的深度,而且題材趨向豐富。同時,中國當代詩歌也受到西方詩歌的影響,“詩歌始終是一種流動的狀態。古典與當代、中國與西方,都在時間和空間中傳遞表達,相互影響。”
      當前,不少中國詩歌被翻譯成多種語言,這有助于世界了解中國當代詩歌的多樣性。柯雷認為,西方讀者喜愛閱讀中國當代小說,希望借此了解中國當下的社會,體現了小說的“資料功能”和對時代的“記錄功能”。而閱讀中國詩歌更能“感知美好動人的瞬間,享受語言的韻律之美”。
      柯雷每次來中國,都會搜集民間詩文,結識新的詩人。“我希望能以新的觀察視角,將中國詩歌的獨特魅力和背后的審美情趣介紹給更多西方讀者。”柯雷說。
      “多從中國哲學思想中汲取營養”
      ——訪德國弗萊堡大學漢學系終身教授勝雅律
      本報赴瑞士特派記者 方瑩馨
      “中國哲學是踏踏實實面對這個世界的哲學。”瑞士籍漢學家、德國弗萊堡大學漢學系終身教授哈羅·馮·森格爾(中文名勝雅律)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這樣表示。
      坐在記者面前的勝雅律,已入古稀之年卻依然精神矍鑠,謙遜儒雅。他樂于并堅持全程用中文交流,“仁義禮智信”“不戰而屈人之兵”“四海之內皆兄弟”……勝雅律在各種中國古代哲學思想之間自如切換,講述起來滔滔不絕。
      1963年的夏天,勝雅律在父母的朋友家里翻到一本《中文會話語法》。那是他第一次見到漢字。從此,勝雅律就對漢語產生了濃厚興趣。他在瑞士蘇黎世大學上學期間自學中文,并寫出了瑞士第一篇有關中國古代法律的博士論文。1975年秋,他作為公派留學生到北京大學進修了兩年。回到瑞士后,勝雅律繼續從事與中國哲學相關的學術研究工作。如今,勝雅律著作等身,依然筆耕不輟,積極參與各種學術交流活動,努力在歐洲傳播漢學和中國文化。
      上世紀70年代,勝雅律剛開始接觸老莊思想時,總覺得讀不懂老子的《道德經》。但在反復多次閱讀之后,他找到了東西方文化的共通之處,發現“中國古代哲學家的思想不僅是中國的,也可以為全世界所借鑒”。
      為了展現這種文化的共通性,勝雅律撰寫了一系列相關著作:1988年,他推出介紹“三十六計”的專著《智謀》,該書先后被翻譯成十幾種語言,是第一本專門向西方介紹“三十六計”的書;2011年,他翻譯的德文版《孫子兵法》出版;2017年,新書《瑞士之道》問世,該書以《道德經》中的經典名言結合西方思想觀點,闡述了瑞士歷史上的治國理念如何與《道德經》中的思想不謀而合……瑞士漢學家卡勞迪亞·威爾茲評價稱,《瑞士之道》是“給蝸牛的房子送去新鮮空氣”,告訴瑞士人“要跳出自己的視野,多從中國哲學思想中汲取營養”。
      “孔子留下的文化遺產中包含著豐富的精神食糧。”在勝雅律看來,“見賢思齊”“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這些流傳千年的思想理念,其精神價值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局限,對當下亦有可借鑒之處。
      “比如在西方,一些人在學習非西方文化時不夠認真全面,對非西方文化缺乏設身處地的體驗。孔子思想中的‘和而不同’體現出中國開放的哲學思想注重自身修為的培養,也包容不同的文化和信仰。”勝雅律說。
      勝雅律說,從“愚公移山”的寓言故事中能看出,中國改革開放40多年能取得巨大成就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制定長遠目標和計劃,“這是中國的謀略智慧的一部分,值得其他國家學習和借鑒”。
      “更好地從閱讀中了解中國”
      ——訪德國波恩大學教授、翻譯家馬海默
      本報駐德國記者 李 強
      波恩大學教授馬克·赫爾曼(中文名馬海默)是德國知名的翻譯家,翻譯過劉慈欣等中國作家的作品。前不久,他受邀前往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馬爾康市參觀。與20年前去過的藏區相比,馬海默看到的是一片郁郁蔥蔥。那里的藏族、羌族、漢族等不同民族交融而居,和諧相處,同時保留著各自建筑、服飾和飲食的特點。
      “翻譯的中國文學作品越多,對中國了解越深,就越難簡單概括出中國是什么樣子。”馬海默說。現在當別人問他對中國文學是什么看法時,他會回問一句:“你指的是哪一類文學?”
      馬海默對中國文學作品的涉獵之廣,從他的翻譯作品名錄可窺一斑:從嚴肅文學到通俗小說,從現代詩歌到漫畫作品,甚至中國國內一些鮮有知名度的作家的作品,他都翻譯過。
      馬海默解釋說,和有些譯者專注于特定領域不同,他更愿意接觸不同的作者和題材。這既是他了解中國的方式,也使他能嘗試各種不同的文學風格和類型,成為翻譯“多面手”。
      在他看來,翻譯是一門交流的藝術。作為譯者既要關照原文,也要考慮德文表達習慣,要能在兩種語言和文化體系之間自由切換。忠實于原文但又要有二度創作的意識。這種過程對馬海默來說既是痛苦也是享受。他在翻譯時,會盡力避免自己的個人色彩,但也不會完全照搬原文,而是深切體會原作者風格各異的語言,再用相應的德文去還原敘事,力圖讓德語讀者能夠體會其中的妙處。
      馬海默舉例說,很多中國作家在小說里會使用雙關語來表達幽默。如果只是按照字面意思去翻譯,德國讀者不一定能理解。“我會從德語中找出一個與之對應的雙關語,也許它與中文雙關語的原文用詞完全不同,但德國讀者能夠體會到原作者想要表達的意思。這就要求譯者有足夠的德文寫作功底。”馬海默是德語文學專業出身,這為其做好翻譯工作打下了堅實的語言基礎。
      “道家文化對我的影響很深刻。”馬海默說,老子的《道德經》是他最喜歡的書之一。“老子在《道德經》里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為了對德國文學建立起不同的理解,當時,我強烈地想要學習一種完全不同于歐洲國家語言的語言,所以我選擇了漢語。”
      “閱讀和翻譯的中國文學作品越多,我就越感受到,文化在很多方面是共通的。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人們在相處時,應當互相尊重,不應該戴著有色眼鏡去看待對方。”馬海默希望德國讀者能“更好地從閱讀中了解中國”。
      “讓意大利讀者感受中國文化的豐富多彩”
      ——訪意大利米蘭比可卡大學漢學家傅雪蓮
      本報記者 暨佩娟 王云松
      “你說啥子哩”“好吃得要命”“沒得”……近日,在意大利米蘭舉行的一個高等教育展上,意大利米蘭比可卡大學漢學家西爾維亞·波齊(中文名傅雪蓮)不時秀出的幾句地道中國地方話,引發全場笑聲一片。
      1995年,從小喜愛文學、熱愛漢字的傅雪蓮來到四川大學學習中文。很多中國朋友和傅雪蓮第一次見面,都會拉著她的手,“像親戚一樣熱情”。“不用多說話,我們就感覺到彼此的熱忱,從那時起,我就喜歡上中國。”傅雪蓮坦言。
      中國的多元文化讓傅雪蓮對世界充滿更多好奇。意大利的中餐多以浙江菜為主。傅雪蓮來到中國后發現,中國各個地區都有自己獨特的美食文化,北京的烤鴨、四川的麻辣燙、昆明的過橋米線各具風味。“如果不去中國,你就不知道中國是多么美麗的國家。”傅雪蓮進一步解釋說,近年來不少中國作家來到意大利舉行讀者見面會活動。意大利讀者在與他們的接觸中感覺到,中國人開朗熱情而有親和力,“希望更多意大利人能到中國去,親身感受這個國家的不凡魅力”。
      傅雪蓮從1999年開始從事文學翻譯。當時,中國作家的作品被翻譯成意大利文之后,在意大利的銷量并不大。如今,隨著中國影響力的不斷上升,中國文化在意大利越來越受到關注。不久前,傅雪蓮把中國科幻作家劉慈欣的《三體》翻譯成意大利文出版,還計劃把第七十四屆雨果獎獲得者郝景芳的《北京折疊》也翻譯出來。“意大利讀者喜歡科幻文學。翻譯這些中國科幻文學作品,我相信可以激發起意大利民眾對中國文學更濃厚的興趣。”傅雪蓮說。
      在比可卡大學,傅雪蓮教授翻譯、中文語法、中國語言、中國文化等課程。學生們都知道,要通過這幾門課的考試,精讀一兩本中國作家的作品是“必選動作”。傅雪蓮說:“有趣的是,學生們看了第一部中國文學作品之后,就忍不住接著看第二部、第三部。”
      傅雪蓮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提出近6年來,不同國家和文化的交流互鑒更加密切了。更多意大利出版社對出版中國文化書籍表現出興趣,書店里出現更多中國作家的作品,以“一帶一路”為主題的文化活動也日益豐富。
      文化如水,浸潤著民眾的心田。傅雪蓮告訴記者,如今,米蘭皮科羅劇院經常有京劇、越劇表演,很多當地人欣然買票觀看。“文化是促進各國民眾溝通的一座堅實橋梁。我會繼續把更多中國作家的作品翻譯成意大利文,讓意大利讀者感受中國文化的豐富多彩,進而看到中國的真實模樣。”
    編輯:秋痕

    韓國舉辦2019年度“漢語橋”中文比賽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大发pk10平台大发pk10主页大发pk10网站大发pk10官网大发pk10娱乐 鹤岗 | 安徽合肥 | 临汾 | 遂宁 | 乌海 | 盘锦 | 张家界 | 河南郑州 | 阳春 | 吉林长春 | 乌海 | 鞍山 | 楚雄 | 厦门 | 莆田 | 丽水 | 贺州 | 盘锦 | 曲靖 | 绥化 | 恩施 | 黄山 | 七台河 | 揭阳 | 雅安 | 洛阳 | 神木 | 台州 | 舟山 | 河南郑州 | 大庆 | 崇左 | 湘潭 | 辽宁沈阳 | 湛江 | 阿拉善盟 | 河南郑州 | 图木舒克 | 汕头 | 荣成 | 台北 | 楚雄 | 海西 | 平潭 | 昆山 | 三河 | 德宏 | 宜宾 | 天长 | 桐城 | 文昌 | 余姚 | 澳门澳门 | 河源 | 邹城 | 烟台 | 偃师 | 锡林郭勒 | 包头 | 菏泽 | 漯河 | 燕郊 | 巴彦淖尔市 | 阳江 | 咸阳 | 沧州 | 常州 | 台湾台湾 | 山西太原 | 本溪 | 钦州 | 泰兴 | 海拉尔 | 曲靖 | 甘肃兰州 | 张掖 | 慈溪 | 衢州 | 朔州 | 怒江 | 白山 | 商丘 | 眉山 | 铜川 | 温岭 | 淮北 | 和县 | 铜川 | 固原 | 宣城 | 宣城 | 昌吉 | 肥城 | 哈密 | 宜宾 | 三门峡 | 驻马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