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8egoe"></rt>
<acronym id="8egoe"></acronym>
<tt id="8egoe"><wbr id="8egoe"></wbr></tt>
  • <acronym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acronym>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object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object>
    <sup id="8egoe"></sup>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
     
    當前類別:首頁 >> 國學新聞 >> 國學勝地 >> 書院
    讓古老書院活在當下

    發布時間: 2018/12/9 0:06:28    被閱覽數:

    岳麓書院 光明圖片/視覺中國

      書院是中國古代獨具特色的一種教育形式。其始于唐,興于宋,至南宋時發展成熟,經元、明、清直至近代改制為學堂。在千年學脈的綿延賡續中,書院傳承著教書育人、以文化人和傳道授業、兼濟天下的思想與精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書院重回讀書人視野:傳統書院逐步修復并開展活動,當代新建書院也隨著傳統文化的復興而不斷涌現。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兩者數量已達2000余所。如何讓書院“活”在當下、為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作出更大貢獻,成為當今書院探索的重要方向。
      11月24日—12月2日,由中央網信辦指導的“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網絡傳播活動,組織20余家媒體記者,先后探訪了岳麓書院、石鼓書院、鵝湖書院、白鹿洞書院、問津書院、嵩陽書院等知名書院,一窺中國書院古為今用的探索與實踐。
      “活的書院”與“岳麓模式”
      在今日書院之熱中,岳麓書院成為一個范例式的存在。其與教學科研相結合的文物保護、利用的模式,被稱為“岳麓書院模式”。
      岳麓書院,以山為名,自北宋以來辦學不輟、英才輩出。自1901年清政府推行新政、改書院為學堂,岳麓書院也在兩年后改制為湖南高等學堂,1926年發展為湖南大學,融入近代教育血脈。然而到上世紀40年代后,岳麓書院院宇漸廢,環境和建筑遭到破壞,喪失了原有功能。
      1979年,湖南省政府委托湖南大學,開始對岳麓書院進行修復管理。“我們的思路是,不僅要復原古代建筑,更要恢復傳統書院的功能。”岳麓書院院長肖永明說,“岳麓書院要把教育辦學和學術研究結合起來,文化傳播功能也應當逐漸恢復。”
      “一個活的書院”成為岳麓書院恢復發展的目標。
      30余年,從“岳麓書院修復辦公室”,到“岳麓書院研究室”,到“岳麓書院文化研究所”,最后到湖南大學岳麓書院,一步步聚集人才、開展研究、恢復教學。如今的岳麓書院,作為湖南大學的二級學院,人才培養、學術研究、文物保護、社會服務四大事業的互相支撐、良性互動,讓這座千年學府弦歌不絕,成為古老書院現代轉型的典范。
      “惟楚有才”,今日旨歸
      經過上世紀的大力修復,岳麓書院現完整保存了包括正門、二門、講堂、齋舍、御書樓、文廟等在內的古建筑群,收藏文物近2600件(套)。肖永明介紹,作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岳麓書院把文物保護作為各項事業的基礎,充分保護并利用文物。其中,旅游開放工作既是題中之義,也是發揮書院社會服務功能的重要方式。
      “書院實體,包括建筑、碑刻、楹聯、匾額及空間布局等,都是中國古代文化的重要載體,可以讓人從多個層面對中國傳統文化產生直觀、感性的認識”。
      “本科時來岳麓書院玩,以為只是個有名的景點。”岳麓書院博士生趙偉說。在他后來準備報考中國思想文化史方向的研究生時,才知道“原來游客熙熙攘攘的岳麓書院也在辦學”,且學科特色十分明顯,這讓他最終選擇來到這里讀書。
      時至今日,岳麓書院現有專職教師近70人,學生300余人,下設歷史學系、考古文博學系、哲學系,形成了從本科、碩士、博士到博士后的完整的人才培養格局。
      在岳麓書院讀書是什么體驗?“紅磚瓦墻、綠樹環繞,帶著古代書院遠離塵世喧囂的靜謐。”趙偉說,“上課的桌椅古色古香,但現代的多媒體教學設備也一應俱全。”
      文廟大成殿后,豎著“教學區域 游客止步”的牌子,推門而入——明倫堂、崇圣祠和文昌閣,便是書院研究生上課的主要場所;文廟兩廡也作為圖書館和自習室使用。書院的最高建筑御書樓,現存藏書6萬余冊,僅供書院教研人員及學生使用。
      “惟楚有才,于斯為盛,不只是岳麓書院的舊時寫照,更應該是今后努力的方向。”肖永明如此說。在培養人才方面,岳麓書院致力于充分發揮其接通傳統與現代的優勢,一方面從傳統書院教育中吸取智慧、挖掘資源,另一方面立足高等教育發展的現實,適應時代需求。
      傳統書院教育提倡自由講學、自由研討,尊重學生稟賦和個性差異、注重因材施和道德品行培養,密切的師生關系帶來的影響滲透到學生為學為人的方方面面。這在現代大學教育中多少有所缺失。基于這些思考,岳麓書院進行了一系列探索,將傳統書院的教育理念融入現代大學教育體制之中。
      如設立由學業導師、班導師、生活導師和學業興趣導師構成的本科生導師制,促進師生交流;強調“習禮育人”,通過“三祭三禮”來傳承優秀傳統文化與價值觀念;組織常態化、制度化的“講會”和“讀書會”,鼓勵師生之間、同學之間的切磋商討、交流論辯……
      由此,書院對學生的影響是耳濡目染的。“岳麓書院學規,我們每個人都耳熟能詳。”趙偉說,“有意思的是,學規最后一句‘疑誤定要力爭’,成了我們開讀書會、討論會時經常引用的一句話。只要這句話蹦出來,就少不了一場爭論。”
      文人擔當,“斯文在茲”
      同時,學術研究與教育教學亦不可分割。千余年來,歷代先賢在岳麓書院極深研幾、創新儒學,不僅提升了儒學理論的思維高度,亦推進了中國學術的發展。
      今天的岳麓書院也以發展相關高層次學術研究為要旨,從研究書院本身出發,逐漸擴展研究范圍,在書院文化、湖湘文化、經史子學等領域取得了種種成就。現擁有中國歷史研究所等10個科研機構,并獲得多個國家社科基金、教育部重點項目,“大約占了湖南大學總成果的三分之一”。肖永明說。
      御書樓背后的屈子祠,白墻灰瓦,竹林冬翠,泉澗清幽,是做學問的好去處。“書院是我們獨特的文化學術資源,必須充分地進行挖掘和發揮。”岳麓書院教授鄧洪波說。他來到岳麓書院已30余年,人稱“鄧書院”,乃因其對書院學問研究之深。
      他目前在做的,是對現存書院文獻進行全面、系統的整理和研究。這在他看來已是“迫在眉睫”之事。據初步統計,現存書院文獻至少在1500種以上,散落各處,大量不為人知或損毀嚴重。近十幾年來,雖然書院研究有日漸興盛之勢,但尚不夠深入全面,也與目前所見書院文獻資料并不豐富有關。
      于是,他帶領團隊花費數年時間,前往全國各地及海外,搜集文獻底本,以影印和點校的方式,整理了約1200種文獻,同時對書院文獻展開基礎性研究,力圖初步構建書院文獻體系的框架,呈現書院文獻的全貌,為今后學者們的研究提供方便。
      “斯文在茲”,這不僅是古時學術高地的輝煌場面,也有當今學者與師生的心血凝結。肖永明介紹。自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岳麓書院便開展電視講學節目“千年論壇”,后又陸續開設“明倫堂講會”“岳麓書院講壇”等公共活動;并抓住互聯網機遇,面向全球打造“互聯網+國學”傳播平臺;同時通過與政府部門、中小學開展合作研究與教學,舉辦“祭孔大典”等,多方位面向大眾,普及傳統文化。傳道濟民、經世致用、以文化人等先賢傳統得以被重視、繼承,也讓古老書院煥發青春,為當代文化建設、中華文明復興、民族精神家園構建作出獨特貢獻。
      書院轉型,關鍵在“人”
      “這些古代知名書院,雖然在社會教化和文化傳播方面做了許多服務性、普及性工作,但在創造性工作上還有很大空間。”鄧洪波認為,與這些書院的舊時名望相比,目前的影響力還遠遠不夠。“關鍵在于沒有人,包括讀書的人、研究的人。”
      中國書院本是讀書人進行文化積累、研究、創造與傳播的文化教育組織。“回歸教育是書院最好的發展方向。”鄧洪波主張,書院可以成為現行教育體制的補充,知名傳統書院尤其可與高校結合,聚攏人才,進行高水平的學術研究和文化創造。九江學院教授李寧寧談到,九江學院作為白鹿洞書院屬地的高校,已與其管理單位開展各方面合作,彌補學術研究等方面的不足。
      由于傳統書院歸屬不一,文保部門、旅游部門乃至園林部門都有,理念和做法也各不相同,實際上偏離了教育的實質。鄧洪波認為,在體制上,還需要政府加強認識,有效介入,整合資源。并且,現代新建書院大多由民間力量興辦,還缺乏應有的秩序和完善的發展體系,也需要政府的有效引導和管理。
      與書院興起相伴隨的,是人們對傳承書院精神的關注。而傳承的前提是弄清書院精神的內涵。書院“復活”的到底是形式還是精神?這也是當前書院復興所面臨的重要問題。“如果僅僅滿足于重新修復書院,將其納入所謂的文化旅游,或硬生生地將四書五經納入學校課程,這與書院精神是不相符的。”鄧洪波說。“書院不能成為簡單的讀經場所。”李寧寧認為,目前,書院在傳播優秀傳統文化方面,還面臨人才匱乏、傳播方式單一、傳播內容形式化等問題。
      面對當前傳統文化傳播中出現的一些混亂現象,書院作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源頭和載體,也有責任去偽存真、進行糾偏。“我們對傳統文化的認識不能僅僅停留于‘琴棋書畫詩酒茶’這樣‘物’的層面。這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但不是主流,更不是書院的主流。”鄧洪波認為,中國現今書院的發展,一方面需要有學識、有研究精神、不專注利益的學者進行潛心研究和大力傳播;另一方面也需要書院靜下心來,思考什么才是書院之本。
      在書院再現復興之勢的今天,鄧洪波特別強調書院的文化擔當。“‘傳斯道以濟斯民’的襟懷和‘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擔當,是書院精神的重要內容。我們更要以發揚光大民族優秀文化為己任,在新形勢下再踐行‘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偉大抱負”。
        (光明網記者 賀梓秋)


    來源:光明日報      編輯:秋痕

    嵩陽書院: “一立一嘆”的文脈傳承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大发pk10平台大发pk10主页大发pk10网站大发pk10官网大发pk10娱乐 鸡西 | 宜昌 | 阿拉善盟 | 泰安 | 宜都 | 广饶 | 赵县 | 惠州 | 燕郊 | 芜湖 | 阿拉尔 | 醴陵 | 昌都 | 沧州 | 贵州贵阳 | 陕西西安 | 灌南 | 辽源 | 简阳 | 武威 | 黄冈 | 鹰潭 | 潜江 | 眉山 | 海丰 | 通辽 | 泉州 | 醴陵 | 黄南 | 泰兴 | 淮南 | 高雄 | 承德 | 娄底 | 武威 | 宜昌 | 江西南昌 | 姜堰 | 西藏拉萨 | 南京 | 双鸭山 | 丽江 | 焦作 | 运城 | 河池 | 如东 | 启东 | 启东 | 项城 | 东莞 | 哈密 | 黑龙江哈尔滨 | 惠州 | 西双版纳 | 淮南 | 白银 | 沛县 | 伊犁 | 滨州 | 孝感 | 株洲 | 锡林郭勒 | 岳阳 | 中山 | 宜昌 | 库尔勒 | 嘉峪关 | 运城 | 黄石 | 绍兴 | 蚌埠 | 淮安 | 基隆 | 山南 | 吉安 | 阜新 | 宿迁 | 鸡西 | 伊犁 | 张家界 | 库尔勒 | 河源 | 佳木斯 | 天门 | 茂名 | 大理 | 葫芦岛 | 琼中 | 邵阳 | 黔东南 | 沛县 | 绍兴 | 酒泉 | 鞍山 | 六安 | 清徐 | 鄂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