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8egoe"></rt>
<acronym id="8egoe"></acronym>
<tt id="8egoe"><wbr id="8egoe"></wbr></tt>
  • <acronym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acronym>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object id="8egoe"><noscript id="8egoe"></noscript></object>
    <sup id="8egoe"></sup>
    <tt id="8egoe"><div id="8egoe"></div></tt>
    |國學首頁|||國學寶庫| |國學私塾| |國學大師| |國學新聞| |國學商城| |國學論壇|| 國學農歷|
         
    屬于:經==>論語集注  

     
      論語序說
    讀論語孟子法
    學而第一
    為政第二
    八佾第三
    里仁第四
    公冶長第五
    雍也第六
    述而第七
    泰伯第八
    子罕第九
    鄉黨第十
    先進第十一
    顏淵第十二
    子路第十三
    憲問第十四
    衛靈公第十五
    季氏第十六
    陽貨第十七
    微子第十八
    子張第十九
    堯曰第二十
     
     
    泰伯第八
    發布時間:2007/1/9   被閱覽數:4339 次
    (文字 〖 〗)
     

    泰伯第八
      凡二十一章

    子曰:泰伯,其可謂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讓,民無得而稱焉。泰伯,周大王之長子。至德,謂德之至極,無以復加者也。三讓,謂固遜也。無得而稱,其遜隱微,無跡可見也。蓋大王三子:長泰伯,次仲雍,次季歷。大王之時,商道寖衰,而周日強大。季歷又生子昌,有圣德。大王因有翦商之志,而泰伯不從,大王遂欲傳位季歷以及昌。泰伯知之,即與仲雍逃之荊蠻。于是大王乃立季歷,傳國至昌,而三分天下有其二,是為文王。文王崩,子發立,遂克商而有天下,是為武王。夫以泰伯之德,當商周之際,固足以朝諸侯有天下矣,乃棄不取而又泯其跡焉,則其德之至極為何如哉!蓋其心即夷齊扣馬之心,而事之難處有甚焉者,宜夫子之嘆息而贊美之也。泰伯不從,事見春秋傳。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葸,絲里反。絞,古卯反。葸,畏懼貌。絞,急切也。無禮則無節文,故有四者之弊。君子篤于親,則民興于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君子,謂在上之人也。興,起也。偷,薄也。張子曰人道知所先后,則恭不勞、慎不葸、勇不亂、直不絞,民化而德厚矣。吳氏曰:君子以下,當自為一章,乃曾子之言也。愚按:此一節與上文不相蒙,而與首篇慎終追遠之意相類,吳說近是。
      曾子有疾,召門弟子曰:啟予足!啟予手!詩云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夫,音扶。啟,開也。曾子平日以為身體受于父母,不敢毀傷,故于此使弟子開其衾而視之。詩小旻之篇。戰戰,恐懼。兢兢,戒謹。臨淵,恐墜;履冰,恐陷也。曾子以其所保之全示門人,而言其所以保之之難如此;至于將死,而后知其得免于毀傷也。小子,門人也。語畢而又呼之,以致反復丁寧之意,其警之也深矣。程子曰:君子曰終,小人曰死。君子保其身以沒,為終其事也,故曾子以全歸為免矣。尹氏曰: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曾子臨終而啟手足,為是故也。非有得于道,能如是乎?范氏曰:身體猶不可虧也,況虧其行以辱其親乎?
      曾子有疾,孟敬子問之。孟敬子,魯大夫仲孫氏,名捷。問之者,問其疾也。曾子言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言,自言也。鳥畏死,故鳴哀。人窮反本,故言善。此曾子之謙辭,欲敬子知其所言之善而識之也。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籩豆之事,則有司存。遠、近,并去聲。貴,猶重也。容貌,舉一身而言。暴,粗厲也。慢,放肆也。信、實也。正顏色而近信,則非色莊也。辭,言語。氣,聲氣也。鄙,凡陋也。倍,與背同,謂背理也。籩,竹豆。豆,木豆。言道雖無所不在,然君子所重者,在此三事而已。是皆修身之要、為政之本,學者所當操存省察,而不可有造次顛沛之違者也。若夫籩豆之事,器數之末,道之全體固無不該,然其分則有司之守,而非君子之所重矣。程子曰:動容貌,舉一身而言也。周旋中禮,暴慢斯遠矣。正顏色則不妄,斯近信矣。出辭氣,正由中出,斯遠鄙倍。三者正身而不外求,故曰籩豆之事則有司存。尹氏曰養于中則見于外,曾子蓋以修己為為政之本。若乃器用事物之細,則有司存焉。
      曾子曰:以能問于不能,以多問于寡;有若無,實若虛,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嘗從事于斯矣。校,計校也。友,馬氏以為顏淵是也。顏子之心,惟知義理之無窮,不見物我之有間,故能如此。謝氏曰:不知有余在己,不足在人;不必得為在己,失為在人,非幾于無我者不能也。
      曾子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臨大節而不可奪也。君子人與?君子人也。與,平聲。其才可以輔幼君、攝國政,其節至于死生之際而不可奪,可謂君子矣。與,疑辭。也,決辭。設為問答,所以深著其必然也。程子曰:節操如是,可謂君子矣。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弘,寬廣也。毅,強忍也。非弘不能勝其重,非毅無以致其遠。仁以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遠乎?仁者,人心之全德,而必欲以身體而力行之,可謂重矣。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可謂遠矣。程子曰:弘而不毅,則無規矩而難立;毅而不弘,則隘陋而無以居之。又曰弘大剛毅,然后能勝重任而遠到。
      子曰:興于詩,興,起也。詩本性情,有邪有正,其為言既易知,而吟詠之間,抑揚反復,其感人又易入。故學者之初,所以興起其好善惡惡之心,而不能自已者,必于此而得之。立于禮。禮以恭敬辭遜為本,而有節文度數之詳,可以固人肌膚之會,筋骸之束。故學者之中,所以能卓然自立,而不為事物之所搖奪者,必于此而得之。成于樂。樂有五聲十二律,更唱迭和,以為歌舞八音之節,可以養人之性情,而蕩滌其邪穢,消融其查滓。故學者之終,所以至于義精仁熟,而自和順于道德者,必于此而得之,是學之成也。按內則,十年學幼儀,十三學樂誦詩,二十而后學禮。則此三者,非小學傳授之次,乃大學終身所得之難易、先后、淺深也。程子曰:天下之英才不為少矣,特以道學不明,故不得有所成就。夫古人之詩,如今之歌曲,雖閭里童稚,皆習聞之而知其說,故能興起。今雖老師宿儒,尚不能曉其義,況學者乎?是不得興于詩也。古人自灑埽應對,以至冠、昏、喪、祭,莫不有禮。今皆廢壞,是以人倫不明,治家無法,是不得立于禮也。古人之樂:聲音所以養其耳,采色所以養其目,歌詠所以養其性情,舞蹈所以養其血脈。今皆無之,是不得成于樂也。是以古之成材也易,今之成材也難。
      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民可使之由于是理之當然,而不能使之知其所以然也。程子曰:圣人設教,非不欲人家喻而戶曉也,然不能使之知,但能使之由之爾。若曰圣人不使民知,則是后世朝四暮三之術也,豈圣人之心乎?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好,去聲。好勇而不安分,則必作亂。惡不仁之人而使之無所容,則必致亂。二者之心,善惡雖殊,然其生亂則一也。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余不足觀也已。才美,謂智能技藝之美。驕,矜夸。吝,鄙嗇也。程子曰:此甚言驕吝之不可也。蓋有周公之德,則自無驕吝;若但有周公之才而驕吝焉,亦不足觀矣。又曰:驕,氣盈。吝,氣歉。愚謂驕吝雖有盈歉之殊,然其勢常相因。蓋驕者吝之枝葉,吝者驕之本根。故嘗驗之天下之人,未有驕而不吝,吝而不驕者也。
      子曰:三年學,不至于谷,不易得也。易,去聲。谷,祿也。至,疑當作志。為學之久,而不求祿,如此之人,不易得也。楊氏曰:雖子張之賢,猶以干祿為問,況其下者乎?然則三年學而不至于谷,宜不易得也。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好,去聲。篤,厚而力也。不篤信,則不能好學;然篤信而不好學,則所信或非其正。不守死,則不能以善其道;然守死而不足以善其道,則亦徒死而已。蓋守死者篤信之效,善道者好學之功。危邦不入,亂邦不居。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見,賢遍反。君子見危授命,則仕危邦者無可去之義,在外則不入可也。亂邦未危,而刑政紀綱紊矣,故潔其身而去之。天下,舉一世而言。無道,則隱其身而不見也。此惟篤信好學、守死善道者能之。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世治而無可行之道,世亂而無能守之節,碌碌庸人,不足以為士矣,可恥之甚也。晁氏曰:有學有守,而去就之義潔,出處之分明,然后為君子之全德也。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程子曰:不在其位,則不任其事也,若君大夫問而告者則有矣。
      子曰:師摯之始,關雎之亂,洋洋乎!盈耳哉。摯,音至。雎,七余反。師摯,魯樂師名摯也。亂,樂之卒章也。史記曰關雎之亂以為風始。洋洋,美盛意。孔子自衛反魯而正樂,適師摯在官之初,故樂之美盛如此。
      子曰:狂而不直,侗而不愿,悾悾而不信,吾不知之矣。侗,音通。悾,音空。侗,無知貌。愿,謹厚也。悾悾,無能貌。吾不知之者,甚絕之之辭,亦不屑之教誨也。蘇氏曰:天之生物,氣質不齊。其中材以下,有是德則有是病。有是病必有是德,故馬之蹄嚙者必善走,其不善者必馴。有是病而無是德,則天下之棄才也。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言人之為學,既如有所不及矣,而其心猶竦然,惟恐其或失之,警學者當如是也。程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不得放過。纔說姑待明日,便不可也。
      子曰: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與,去聲。巍巍,高大之貌。不與,猶言不相關,言其不以位為樂也。
      子曰:大哉堯之為君也!巍巍乎!唯天為大,唯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唯,猶獨也。則,猶準也。蕩蕩,廣遠之稱也。言物之高大,莫有過于天者,而獨堯之德能與之準。故其德之廣遠,亦如天之不可以言語形容也。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煥乎,其有文章!成功,事業也。煥,光明之貌。文章,禮樂法度也。堯之德不可名,其可見者此爾。尹氏曰:天道之大,無為而成。唯堯則之以治天下,故民無得而名焉。所可名者,其功業文章巍然煥然而已。
      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治,去聲。五人,禹、稷、契、皋陶、伯益。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書泰誓之辭。馬氏曰:亂,治也。十人,謂周公旦、召公奭、太公望、畢公、榮公、太顛、閎夭、散宜生、南宮適,其一人謂文母。劉侍讀以為子無臣母之義,蓋邑姜也。九人治外,邑姜治內。或曰:亂本作乿,古治字也。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虞之際,于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稱孔子者,上系武王君臣之際,記者謹之。才難,蓋古語,而孔子然之也。才者,德之用也。唐虞,堯舜有天下之號。際,交會之間。言周室人才之多,惟唐虞之際,乃盛于此。降自夏商,皆不能及,然猶但有此數人爾,是才之難得也。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謂至德也已矣。春秋傳曰,文王率商之畔國以事紂,蓋天下歸文王者六州,荊、梁、雍、豫、徐、揚也。惟青、?、冀,尚屬紂耳。范氏曰:文王之德,足以代商。天與之,人歸之,乃不取而服事焉,所以為至德也。孔子因武王之言而及文王之德,且與泰伯,皆以至德稱之,其指微矣。或曰:宜斷三分以下,別以孔子曰起之,而自為一章。
      子曰:禹,吾無間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閑,去聲。菲,音匪。黻,音弗。洫,呼域反。閑,罅隙也,謂指其罅隙而非議之也。菲,薄也。致孝鬼神,謂享祀豐潔。衣服,常服。黻,蔽膝也,以韋為之。冕,冠也,皆祭服也。溝洫,田間水道,以正疆界、備旱潦者也。或豐或儉,各適其宜,所以無罅隙之可議也,故再言以深美之。楊氏曰:薄于自奉,而所勤者民之事,所致飾者宗廟朝廷之禮,所謂有天下而不與也,夫何間然之有。


     
    |關于我們 |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 |相關介紹 |免責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國國學網版權所有    蜀ICP備16005458號
     
    大发pk10平台大发pk10主页大发pk10网站大发pk10官网大发pk10娱乐 忻州 | 九江 | 邳州 | 澄迈 | 绥化 | 内江 | 咸阳 | 宜昌 | 固原 | 珠海 | 新乡 | 忻州 | 湘西 | 枣庄 | 巴中 | 盐城 | 定安 | 泗阳 | 永州 | 萍乡 | 荆门 | 濮阳 | 七台河 | 池州 | 枣庄 | 海宁 | 仁怀 | 南平 | 四平 | 禹州 | 黄山 | 浙江杭州 | 招远 | 葫芦岛 | 乌兰察布 | 黄南 | 乳山 | 郴州 | 株洲 | 偃师 | 林芝 | 运城 | 梧州 | 巴彦淖尔市 | 招远 | 芜湖 | 上饶 | 盐城 | 日喀则 | 文山 | 酒泉 | 江西南昌 | 乌兰察布 | 烟台 | 偃师 | 宣城 | 大连 | 汕头 | 遵义 | 甘孜 | 桂林 | 云浮 | 东方 | 蚌埠 | 运城 | 黄石 | 燕郊 | 铁岭 | 灌云 | 娄底 | 江门 | 临夏 | 日喀则 | 吴忠 | 建湖 | 克拉玛依 | 克孜勒苏 | 大庆 | 滕州 | 普洱 | 长治 | 果洛 | 宁波 | 偃师 | 内江 | 亳州 | 东方 | 喀什 | 青州 | 德清 | 杞县 | 基隆 | 张北 | 邹平 | 项城 | 灵宝 | 安康 |